距離貴州銀行對口幫扶丹寨縣項目順利完成驗收已經過去了4個多月。貴州銀行丹寨扶貧隊隊長何珍云,仍然每天奔波在各個扶貧項目地上。

他和扶貧隊的撤離時間,從原定的2019年初,至少推遲到2020年。

扶貧工作,他們已經做得足夠好。不久前,貴州省國資委通報了2018年度定點扶貧考核結果,貴州銀行以滿分的成績,被評為省國資委系統2018年度定點扶貧工作“優秀企業”。

留下來,何珍云是自愿的。

在他看來,雖然驗收工作順利完成,但是剛剛脫貧摘帽的丹寨,就像一個新生的孩子,“我們相互離不開?!彼?。

丹寨離不開何珍云,因為很多項目需要持續推進,“省委省政府的驗收是完成了,按我們自己的標準,‘驗收’要等項目發展成熟?!?/span>

何珍云離不開丹寨,因為他早把丹寨當成了自己的第二故鄉,“故鄉,就是心永遠不會離開的地方?!?/span>

用心 從旁觀者到當事人

2017年的夏天,何珍云接到貴州銀行總行通知:作為貴州銀行扶貧隊隊長,到丹寨縣扶貧。何珍云沒有基層工作經驗,扶貧工作他只在電視劇里看到過。

接到派駐通知的時候,他第一反應是有點兒意外,不過轉念一想,好像又在情理之中,“在金融行業工作20多年,我各方面的經驗還算比較充足?!痹謁蠢?,“扶貧,從大的層面上來講,是為老百姓謀福祉;從我個人來講,能幫助有困難的老百姓,也算是做好事。何樂而不為?”

何珍云從沒去過丹寨,他記得,到丹寨的那天,天氣悶熱。車子進入縣城,他的心情也跟著沉悶起來。

從車窗向外望去,街道上的人很少,城市建設也相對落后。“第一感覺是,這里確實經濟落后,縣城不要說跟省外比,就是跟省內的許多地方比,看上去都要落后幾年?!?/span>

丹寨縣是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,2016年建檔立卡貧困戶9267戶33690人,貧困發生率18.94%。按照省委省政府要求,丹寨縣要在2018年12月31日完成脫貧摘帽,何珍云坦言,“壓力不小?!?/span>

實際上,何珍云進駐丹寨的時間,比省里統一規定的時間要早差不多兩個月。“心里沒底,早點到,早點開展工作。時間不等人?!彼?。

千頭萬緒,從何開始?

“腳下?!痹諍握湓瓶蠢?,幫扶丹寨,首先要對丹寨足夠了解。

何珍云帶領扶貧隊開始了對丹寨的調研。

調研的山路,雖不好走,景色卻讓人沉醉。而與美景形成反差的,是村民們貧困的生活。

“在路上看,村子點綴在山間,好像世外桃源。但是一進村,很多房子都很破敗,感覺像要倒掉的樣子;房子稍微好點的呢,進去一看,家徒四壁?!焙握湓聘刑?,“是真的窮?!?/span>

他跟村民們聊天,喜歡為對方“算賬”,“怎么都不合算,好像辛苦一年,只能吃飽肚子。有個頭疼腦熱,還得拖錢拉債?!逼獨ЩУ納羆櫳?,讓何珍云感到難過。

在貴州銀行的一個幫扶培訓項目上,一位69歲的老人羅光英,讓何珍云印象深刻。培訓的幾天里,老人來得最早,走得最晚;每一節課都認真記筆記,還會主動跟老師交流。

何珍云很好奇,“這么大年紀了,還這么用心來參加培訓,老人家一定有故事?!?/span>

原來,羅光英的三個兒女都在外地工作,她和老伴相依為命。他們本可以住到外地的兒女家,但是羅光英不愿意走。

她對何珍云說:“我還能動。窮了一輩子,我就想看看,憑我自己這雙手,能不能富起來?!?/span>

時至今日,何珍云仍然記得羅光英跟他說這些話的情形:一位瘦小的老婆婆站在他面前,佝僂著,努力挺著。

“我當時強忍著,才沒掉下眼淚來?!焙握湓撲?,那一刻,自己渾身熱血涌動,“感受到了一種責任感,特別發自內心地想為老百姓做些事情,讓他們的生活好起來?!?/span>

何珍云坦言,此前,在新聞上看到貧困地區的老百姓,只是覺得他們可憐;而從那一刻起,他對這種貧困,以及老百姓對擺脫貧困的渴望,能夠感同身受。

“我從一個旁觀者,成為了當事人?!彼?。

用智 做電商 賣農貨

在金融行業工作20多年,何珍云的一個基本認識是,“要致富,根本在產業。丹寨脫貧,就要靠產業推動?!?/span>

通過調研,何珍云發現,丹寨農產品豐富,“比如,丹寨土雞、山雞、黑豬等特色養殖,肉質鮮美、油而不膩;藍莓、哈密瓜、提子等酸甜可口;紅酸湯、魚醬酸等特色食品風味獨特、酸辣適中?!?/span>

他認為,丹寨農產品品質好,但知名度低、渠道狹窄,銷售不暢,導致當地產業規模小,產業帶動能力弱,陷入了有產品無商品的窘境。“東西賣不出去,老百姓不敢嘗試傳統農業之外、附加值高的種養殖業和加工業?!彼?。

擴大丹寨農產品的知名度,拓展銷售渠道,成了何珍云扶貧的一項重要工作。

他坦言,自己一直做金融工作,對于產品營銷,他并不擅長。扶貧隊在微信群、QQ群幫助貧困戶賣農產品,給了他啟發。

何珍云和扶貧隊的隊員回家探親,都要買些丹寨的農特產品帶回去。親戚朋友吃了這些東西覺得好,就請他們代買。每次他們回家之前,都會在各個親朋好友群收集訂單,訂單常常爆滿。

看到丹寨產品這么受歡迎,何珍云和扶貧隊商量,“不如直接在網上開個商城,賣丹寨農產品。用電商解決產品銷路,還怕產業做不大?還怕老百姓找不到事做?”

做電商,何珍云更沒有經驗。有人勸他,“你做扶貧工作,老老實實把項目做落地,完成項目驗收就行了。電商,又不是驗收項目,你這不是自己找事做嗎?”

何珍云不同意這種看法,“產業項目落地了,沒銷路,有什么用?我們扶貧,不是為了完成扶貧項目的驗收,而是為了讓老百姓真正脫貧致富?!彼?,在丹寨扶貧,他早就把自己當成丹寨人了,“丹寨人為丹寨做事情,怎么算‘自己找事做呢’?!?/span>

沒做過電商,何珍云帶領扶貧隊邊做邊學,“工作都是做出來的,什么不會學什么?!?/span>

做電商是一個系統工程。在缺資金、缺人力、沒有現成模式可借鑒的情況下,何珍云和扶貧隊只能“既當工程師,又做施工員?!?/span>

何珍云坦言,那段時間,他非常焦慮,“一切都在摸索中,對這件事,你有自信,但又有擔憂,萬一做不好,可真對不起老百姓。我們必須全力以赴?!?/span>

何珍云要寫方案,完成了《丹寨縣電商扶貧專項行動實施方案》《百城萬人“為丹寨代言”電商扶貧工作技術實現方案》《“我為丹寨代言”平臺管理合作協議》《電商扶貧訂單融資方案》等方案。

方案都完善通過后,他要去找第三方技術公司來搭建商城。

商城建設過程中,他還要一個村一個村,甚至挨家挨戶去動員農戶拿出農產品在商城上架。

農戶同意之后,他又要帶著農戶去跑屠宰場、物流公司……每一個環節,何珍云都必須親力親為。

除了電商,他還要兼顧其它扶貧項目的推進,忙的時候,他兩三個月都不能回家一趟。那時候,何珍云的兒子讀高二,正是關鍵時期。“沒辦法,我真是分身乏術,顧得了工作,顧不了家。只能對兒子,對家,說句抱歉?!?/span>

經過何珍云和扶貧隊半年多的努力,2018年2月7日,“我為丹寨代言”微商城正式上線。

商城匯集了丹寨縣12家企業、合作社的40余款農產品,覆蓋近3000戶貧困戶。

上線4天,銷售收入就達到了11萬元。

用情 為脫貧 義不容辭

“我為丹寨代言”很大程度上解決了丹寨農產品的銷售問題,更給了丹寨農戶們對生活的希望。

“如果不是何總,沒有‘我為丹寨代言’,我們都對人生絕望了?!繃汗淥?。

梁國珍是丹寨縣龍泉鎮大坪河邊種養殖專業合作社(簡稱河邊社)負責人。十年前,她和丈夫一直在外地打工,后來丈夫得了塵肺病,治病花光了積蓄。夫妻二人只有回到老家,成了貧困戶。為了生存,他們搞起了養殖。

開始,梁國珍只是在房前屋后養一點,沒幾年,就養到了1000多羽。雞賣得很好,不愁銷路。2017年,她聯合13戶農戶成立了河邊社,其中有9戶是貧困戶。合作社第一年養殖規模達到8000羽。

2018年初,雞終于可以出欄了。然而當地市場消化不了這么多雞,8000羽只賣出1000多羽。日子一天天過去,土雞每天只吃不長,找不到銷路。守著后山6000多羽滯銷的雞,梁國珍一度很絕望,“這些雞就是我們的命,賣不出去,大家的日子都沒指望了?!彼寡?,那段時間,她不止一次萌生過結束生命的念頭。

距離“我為丹寨代言”上線時間不到一個星期的時候,何珍云得知了梁國珍和河邊社的困難,主動找上門?!拔頤搶窗錟忝欽蟻??!?/span>

梁國珍覺得自己遇到了“救星”,“就是在你走得前面看不到路的時候,有人來鑿了一條路?!彼?,不敢想象,如果當時沒有何珍云的幫忙,自己和合作社的社員,尤其是那些貧困戶,日子該怎么過。

當時,距離“我為丹寨代言”上線只有5天時間。對于河邊社來說,在5天之內完成一系列準備工作,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“為了老百姓,我們必須爭分奪秒,盡自己最大努力,將不可能變成可能?!焙握湓葡蠔穎呱緄吶┗С信?,“一定會讓河邊社林下土雞按時上線?!?/span>

何珍云的工作筆記,詳細記錄了這次河邊社林下土雞緊急上線的過程。

2018年2月3日、4日,何珍云帶人到合作社養殖現場拍攝圖片、收集資料,制作線上銷售詳情頁;

2月5日,何珍云與貴陽扎佐屠宰場溝通,初步確定屠宰、包裝事宜。

2月6日凌晨6點過,何珍云帶著梁國珍及其他兩名社員,前往貴陽,與扎佐屠宰場洽談屠宰、包裝和短期循環養殖棚租賃事宜,然后又與個體運輸戶洽談土雞運輸,與快遞公司洽談物流費用。

2月7日,土雞正式在微商城上線,接受網上用戶訂單。

2月8日,省政府辦公廳黨組成員、機關黨委書記張文富在網上下單的6只雞到了家中,是河邊社在“我為丹寨代言”完成的第一個訂單。

2月10日,何珍云又帶領工作隊到省政府辦公廳、貴州銀行總行宣傳推廣微商城和河邊社土雞。

2月14日,快遞公司停止營業前,河邊社累計在“我為丹寨代言”商城銷售土雞1500多羽,銷售地主要包括北京、上海、福州、西安、貴陽等地。線上累計實現10多萬元的銷售額。

一個月后,通過線上線下推廣銷售,河邊社滯銷的6000多羽土雞終于銷售一空。

梁國珍不敢相信這是真的,“一下子就賣完了,像做夢一樣?!笨梢運?,一個月的時間,何珍云和“我為丹寨代言”讓梁國珍和河邊社成員的生活,來了個大“反轉”。

“何總和貴州銀行扶貧隊給我們的這些幫助,除了感謝,還是感謝?!被匾淦鵡嵌穩兆?,梁國珍哽咽起來,“我們非親非故,何總他們這么用心幫我們,我是上輩子積福了?!?/span>

在何珍云看來,幫助梁國珍和河邊社,跟積福沒有關系,“這是我作為一名共產黨員,一名基層扶貧隊員,一個丹寨人,義不容辭的責任。我們所做的一切,目的只有一個,讓老百姓的生活好起來,讓丹寨擺脫貧困,發展越來越好?!?/span>

在丹寨一年多的時間,何珍云覺得,丹寨縣政府那塊脫貧倒計時牌上的時間,好像跑得越來越快。“一個月兩個月,嗖一下就過去了?!?/span>

時間都去哪兒了?對于何珍云和扶貧隊來說,不在墻上的鐘表里,不在一頁一頁撕下的日歷里,在貴州銀行對口幫扶丹寨的20多個項目里。

據統計,貴州銀行對口幫扶丹寨縣以來,向丹寨縣無償捐贈3616萬元,主要用于公共配套和農村基礎設施建設,以及產業培訓類等13個項目的發展;截至2018年末,貴州銀行累計向丹寨縣投入信貸資金12億元,重點支持藍莓、中藥材、食用菌等優勢特色產業。

2018年末,這些何珍云和扶貧隊負責的扶貧項目,全部驗收完畢,并交付使用。

按照省委省政府的部署,項目驗收合格后,經過抽檢,2019年4月底,將宣布丹寨脫貧評估結果。

“脫貧肯定沒問題?!焙握湓坪蘢孕?,“一年多來,我們在丹寨做的每一件事,走的每一步,都用心扎實,所以我們有這個自信?!彼?。

按照省委省政府的要求,扶貧項目驗收完畢交付使用之后,何珍云和扶貧隊就可以撤離丹寨,但是他們決定留下。

“項目是都交付了,脫貧也不會有問題。但是我們想,脫貧的丹寨,就像一個新生的孩子,還有一定的成長期,這個成長期需要我們繼續留在這里。所以,跟總行、縣里商討之后,我們預計,扶貧隊在丹寨要駐扎到2020年?!焙握湓平檣?。

對此,何珍云和扶貧隊心甘情愿,因為在丹寨一年多,他們把扶貧當做事業來做,全心全力投入,丹寨早就成了他們的第二故鄉。

“故鄉,就是心永遠都不會離開的地方?!焙握湓撲?。

    Copyright? BANK OF GUIZHOU(BOGZ)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黔ICP備 13003553 號.

貴公網安備 52010302000762號